百里琴音

全职厨,王者中毒,魔道粉

[画手问卷]“抄袭者”和“被抄袭者”,究竟是谁在侵权?

Garious:

主题是网络环境下的画手权益保护


您或者您的画手朋友,不论小手大手还是触手,如果现在闲得不知道啃什么粮,还请麻烦看一眼。


只有十个题,做起来超快的(眨眼)。


@@我是传送门@@


如果手机无法显示,请微信扫码:




当然也可以等你哪天打开电脑的时候想起来顺便填一下!po主超没脾气的!喵喵喵!


BTW为了鼓励lo上的各位转发和填写,决定每100热就抽一个人点梗,等问卷截止的时候一起抽吧【大概【。


因为是画手问卷,就点图好了……


如果没有达到100热也会随便选一个人点图啦。


——————————————————————————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画手,在deadline关头我决定要研究这种奇怪的问题。可能因为之前在WB上看了太多的扒皮事件。叠图,抄袭,临摹,借鉴。著作权原本作为在一定范围内可以专有或者说“垄断”的经济权利和人身权利,在新的环境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如今,我们不知道什么权利是可以被无保留的保护,也不知道什么是权利的底线——未逾越就不能妄加指责。


况且,说实话,对于著作权的“保护范围”在下也只有模棱两可的认识,因为相对凿凿的“事实”,法学意义上的法律责任关系根本是一个可以被无数个法官用无数种方式解读的东西。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没有安全感,就好像网络时代的侵权分明离我们这么近,却又这么触不可及。


近,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侵权的对象,也有可能“侵犯”别人的权利。触不可及,因为,就算你们“撕逼”两天两夜,等这一波过去,侵权人换个马甲又可以卷土重来。匿名的网络让名声成了再廉价不过的东西,你可以轻易地用别人的成果换取功与名——臭了也可以干脆丢掉不要,过几天“东山再起”。


创作的门槛在降低,侵权的成本也在降低,结果是全民参与绘画的同时,快餐式的作品泛滥市场。我们原本拥有少但精的选择,可是如今却不得不像在垃圾场淘宝,甚至被仿冒的珍宝欺骗了眼睛。


请别误会,这并非在指责粗糙和不优秀,因为任何一个人,不论水平和资历,都有创作和进步的权利。然而投机者的机械复制,却正在使脚踏实地的学习和练习变得没有意义。任何一个热爱美术、写作以及其他形式创造的人,都不会愿意看见创新因为走捷径而放缓,都不想看见“假币”驱逐良币。


而我们没有办法。看着在艺术伦理上显然不道德的事情发生,我们没有办法在法律上给予一个认。当我们谈论原创,谈论著作权法上的独创性,谈论侵权的接触和实质性相似,但没有一项拥有明确的标准,只有每个人内心截然不同的“原则”。例如在书法领域著名的猴寿案,法院在一审和二审后得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判决——可怕的是,这并非是单纯的自我推翻,而是从不同方面肯定了两种价值:一种认为,对于“独创性”的低要求是打压创新的积极性,助长模仿甚至抄袭行为的气焰,在高效低附加值的创作中使市场呈现出虚假的繁荣;另一种则认为,“独创性”的高门槛是对表达权的限制,使得“保护”比“放任”更消磨创作激情,因为任何一个点子都有可能触碰到“侵权”的雷区。观点的分化同样表现在各类法系各个国家乃至各个时期对“独创”的认定标准之中。或许,短期内我们都无法达成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接受的共识,因为我们知道,法律赋予一个人的权利,都是在限制另一个人的自由。


同时,权利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于它对自身的维护,它更可能成为一把攻击他人的利剑。一些时候,我们看见侵权标签变成了一种不善意的人身攻击。一个梗,一个细节, 构图或者创意,谁都可能会因为一点错觉来猜疑和指责你。这又是网络时代“名誉”廉价之所在,你苦心经营的声望,或许什么时候就因为误会甚至恶意,在不问事实的无脑传播中轰然坍塌。


所以我们需要直面这样的问题:法律究竟是权利人的武器,还是侵权者的盾牌?对于灰色地带的是非,是要遵循一个强加的认定标准,还是干脆遵从内心的直觉判断?以及,如果撇开法律,权利人的自力救济最终可以走多远?


或许你我有着一样的困惑,我们的法律究竟是在维护还是在玷污创作的盛名。


——————————————————————————


关于调查本身,再说一句。


在下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圈子有限,没有人有义务为我浪费这个时间(而且限定了画手主体,能接受调查的人就更少了。)因此,对于收回的每一份问卷我都十分感激。


………………不过,如果不介意的话,能推荐/转发一下咩!大感谢!


真的很关注这个问题也可以微博@-Garious!


或许您花一分钟所写的这份问卷最终不会对我的结论产生实质影响,但您的反馈一定能让它锦上添花。期待各位大佬的意见!

评论

热度(59)

  1. 青山流Garious 转载了此文字
  2. 百里琴音Garious 转载了此文字
  3. Silverman白玉馒从来不手癌Garious 转载了此文字
    转一下,画手都可以来做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