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琴音

全职厨,王者中毒,魔道粉

文荒求文

再下正处于文荒期,求各位大佬推荐一些高质量一点的耽美文QAQ修仙,武侠,军旅,末日,机甲,网配都OK,就是别太傻白甜了QAQ质量高点高点……谢谢各位大佬QAQQQ

文荒求文

各位父老乡亲,小人最近又文荒了,求推荐一些质量高些的古耽QAQ像P大大风梦溪石那种的古耽,just like修仙或者君臣臣臣那种,实在没有的话,像麒麟那样的军旅也行啊QAQ

一个脑洞

三尾妖狐张良,恩是一个跟其他妖狐不一样的狐,你问我哪里不一样?这只性冷淡X恩X然后下山的时候碰到了将军邦。将军邦被性冷淡的狐吸引,但是邦哥撩不动……恩……后来……后来他们在一起了orz……

一个破脑洞有太太想些的话请尽情的……嗯嗯

绿光°:

张良教你如何在队友全死的情况下从诸葛亮的大招下完美逃生。

又是速涂草稿流

P2原梗,出自《谁是国服第一》第五期,B站av9962347,内容是AG和XQ某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选手教你如何玩诸葛亮,非常非常严肃并且有用,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最后那个是AG被五杀现场

张良的狗链变成狗洞,芈月却多了一条吸血锁链。我问你,张良算什么?

[王者荣耀][西汉组]刘邦讽张良打野

根正苗红污嘿咻:

【大哭】


病歌.:



韩信:大家好。
刘邦:大家好。
韩信:今天不是来说相声的。
刘邦:是正事儿。
韩信:对,正事儿。




刘邦:诸位请看体服更新。
韩信:好的,看!
刘邦:看到什么了?
韩信:张良,重做!




刘邦:你再看。
韩信:我看!
刘邦:说,你看到什么了?
韩信:定位,辅助!




刘邦:什么感想?
韩信:我们终于有奶妈啦?
刘邦:(一掌拍下)傻!




韩信:军师闭门不出已有三日,奏折山高,刘总批不完。刘总批不完,就该找韩将军干活。韩将军赤子之心,韩将军,韩将军……干文差,这怎么行?
韩信:良辰美景,我们来商讨一下,如何安慰军师。




刘邦:依我看,时间能够治愈一切。
韩信:是这样。但时间不能治愈奏折。
刘邦:啧。




刘邦:我们应该同他面对面交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军师是明理人,能听进去的。日子还是要过,不能因为重做了,就自暴自弃。
韩信:您被削那些日子也抽烟喝酒打野怪。
刘邦:……
刘邦:军师是明理人。




(二人敲门)
刘邦:军师,你开门。
(寂静)




韩信:军师,你开门。
(沉默)




二人:不开就踹了。




(门开了)




刘邦: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不要太难过。我们不会放弃你的。
韩信:即便你改成辅助。
刘邦:即便你狗链没了。
韩信:即便你眩晕没了。
刘邦:即便你真实伤害没了。
韩信:即便你开场动画尬舞。
韩信:我们爱你,一直爱你,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刘邦:感受到我们的小心心了吗。




(沉默)




(门关了)




刘邦:是哪里说错了。
韩信:哪里呢。
刘邦:是不是我们太苛刻了。
韩信:也是,话不能这么说。太打击人了。




刘邦:军师,我们错了,你听我们说。(拍门并提高音量)
韩信:是这样,我们爱你。(提高音量)
刘邦:对的,不抛弃,不放弃。
韩信:即便你的墙只有减速。
刘邦:即便你的大只是狗洞。
韩信:你就是独一无二的辅助。
刘邦:比扁鹊更灵活的治疗。
韩信:比大乔更浓缩的传送。
刘邦:你加的护甲秒杀蔡文姬。
韩信:你减的速羡煞庄周。
刘邦:看隔壁孙膑。
韩信:孙膑哪有你改得好。




(沉默)




刘邦:军师还是不吭声。
韩信:定是感动了。
刘邦:是的。他一向是个内敛的人。我都可以想象,军师一人在黑暗的屋内,聆听友人的鼓舞。他们说,不抛弃,不放弃,为你千千万万遍。军师好感动。多愁善感的他一定潸然泪下了。
韩信:您别说,我还不了解他?唉,我也想到了。军师定是害羞了,不好意思哭出声,死死压抑着不让我们听见。我眼前浮现眼眶发红的军师,那样楚楚可怜,他与我们仅有一门之隔。
刘邦:子房,我们都懂的。(提高音量)
韩信:子房,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提高音量)




(门开了)




张良:我现在给你们一个狗洞。自己钻过去。




刘邦:军师!(握住张良的手)
韩信:军师!(抱住张良的腿)
刘邦:狗洞太短小。
韩信:可能不够一个前滚翻。




张良:……




张良:你们是不是…存心想笑话我。
刘邦:我不是我不是。
韩信:我没有我没有。




刘邦:你信我们。改完你就是辅助一哥。
韩信:所有人都可以嘲笑你,唯独我们,永远站在你身后。




张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以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出肉了是吧。我就可以当坦克使了吧。
韩信:我不是我没有。
张良:刘总,将军,谢谢安慰了。你们最大的安慰就是闭上嘴。
刘邦:话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是真心的。




张良:狗洞在这。请自便。




(门关了)




刘邦:将军啊。
韩信:哎。
刘邦:早晚要接受的,我们来感受一下这个狗洞。
韩信:好的,您请。
刘邦:不。你来。
韩信:哪有臣下优先的道理,您请。
刘邦:爱惜贤才。你来。




韩信:……好吧。(钻)




刘邦:如何?
韩信:初极狭,才通人。
刘邦:然后呢。
韩信: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刘邦:到头了?
韩信: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刘邦:剧本不太对。
韩信:狄仁杰,在打团。
刘邦:神展开了。
韩信:刘总。这是个通往战乱之地的狗洞。我需要退避一下。狄仁杰改得好潇洒,在开花。
刘邦:你且说谁和谁打。
韩信:孙悟空。
刘邦:那怎么就打团了?
韩信:狄仁杰就是一个团,三万万令牌甩不完。
刘邦:……你退回来吧。
韩信:是。




刘邦:这狗洞,有大用。
韩信:您想到什么了?
刘邦:打团时偷偷一放,我可以自个儿溜了。
韩信:原来如此。
刘邦:你腿长,不明白没有位移的痛。
韩信:我不明白,军师能不明白么。他可能不会给您开。
刘邦:为何。
韩信:您是坦克。
刘邦:每一位坦克都有一颗脆弱的心。
韩信:看不出来。
刘邦:唔嘤。
韩信:别。
刘邦:装的。我是在告诉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以为坦克多好过。




韩信:现在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刘邦:军师还是闭门不出。
韩信:当初李太白和我开玩笑,说李白要改辅助咯。
刘邦:你怎么回?
韩信:我说,唉呀,怎么会,换作我们家军师改辅助,可信度还高一些。
刘邦:你自己来。
韩信:啪啪。(掌嘴)




刘邦:军师可能真的只是太难过。或许我们该给他空间,给他包容。
韩信:您有何见解?
刘邦:打野张良。
韩信:风太大,没听清。




刘邦:你看这个被动,伤害不错,可以凑攻速。
刘邦:再看这个圈,能打怪还能自奶。
刘邦:被人围殴怕什么。开大,跑。
韩信:您说得好有道理。但我不听我不听。




刘邦:(拍门)军师,打野如何。
刘邦:我区区刘邦,这点能耐还是有的。我要为你承包整片野区。




(门开了)




张良:我可求您了,别。
刘邦:你不要关门,你,转过来,直视我的双眼,来,认真听我讲。
张良:……您说。
刘邦:打野很好。韩将军死心塌地,求着我说,打野位给军师罢!你怎好拒绝呢,这都是他一片心意。(捂住韩信的嘴)




张良:这……韩信。你……
张良:脑子坏掉了?
刘邦:他清醒着呢。他是意识到,你比他更适合打野,更能够适应瞬息万变的战场,这才忍痛让出打野位。
张良:那是坏掉了。




张良:得了罢。心意我领了。改了就是改了,我再废,也是要玩。以后你们少见我些,也正常的。
韩信:你不废,真的。
刘邦:我们在呢。
张良:你们是执迷不悟。(叹气)我心里清楚得很,也没太难过。不用担心。




刘邦:我不信。你其实很难过。
张良:爱信不信。
韩信:担心能是假的么。我们是真的担心,你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张良:哦。
韩信:上一场你大了程咬金。
韩信:上上场是夏侯惇。
韩信:你以前不会犯这类低级错误。
韩信:军师,你振作点。




张良:对,是我出错了。我可以道歉。但这是两码事。你们这关心莫名其妙的,我也莫名其妙。
刘邦:想哭就哭。
韩信:肩膀给你靠。
张良:你们还上瘾了是吧。




张良:听好了,我就是重做了,改辅助了,我也还叫张良。我不会跑不会消失。你们瞎担心什么。
刘邦:担心你啊。
韩信:你不能再一直闭门不出。
张良:我不出门,是真的想休息。真的累了。从年假里扣,之后会补回来的。
刘邦:你要休息,我不拦你。可你并不像在休息。
韩信:还怕人瞧不见这黑眼圈么。




张良:你们……怎么这么烦。
张良:实话说吧,我心里也挺乱的。这几天在想以后怎么办。
刘邦:想到什么了么。
张良:没有。想不出来。所以我想,可能是真的废了。
张良:你们别难过。我都没多难过。以后有缘见了,我这模样,不适合上战场。
刘邦:军师。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拥抱。
刘邦:别总一个人担着。你可以多和我们说说。你可以骂很多人,骂苍天,骂该死的策划,或者你可以骂骂我们,那个不争气的韩将军,反野总是死。




张良:挺想骂您。(笑)您一传我我就跪。




韩信:没事的。你就是站在那,给人送,我们都带你打上王者。你别太看轻自己。这么些年过来了,你的好,谁都懂。
张良:冷门没人权的。别哄,我清楚得很。
韩信:没哄。我韩重言就在这放话了,带个辅助上王者,也没有多难。
张良:你们可要四打五。(笑)
刘邦:哪来的话。你一个就够好,顶十个。




张良:你们是真的脑子坏了。




张良:我不是矫情玻璃心。实话实说,理智分析。我不适合打比赛打排位。你们有更好的选择,就不该选我。我们大汉人,没道理犯这个傻,让人笑话了。
刘邦:那你呢。你去哪,你就不玩了?
张良:还玩。但不是以前那个张良了,没那个资本。
韩信:我们可以犯傻。张良重做,版本更新,从那之后可以一直犯傻下去。总能适应的。你说我们傻。对,我们是真的傻,明白没?




张良:你们……我是恨铁不成钢。




刘邦:军师。
刘邦:你眼眶红了。




张良:是给你们气的。




刘邦:不是被感动的?
张良:不是。




韩信:你可以哭出声的。哭出来会好受很多。




张良:别自作多情了。我有什么好哭的。你们自我发挥的功夫实在了得。
张良:我要是真的重做了,重做成那样,也还是张良。逆来顺受,必须这样的。你们别打抱不平,我还没发话呢。




刘邦:军师。
张良:怎么。




刘邦:你永远是最好的。(抱了张良一下)




韩信:我们一直都在。(抱了张良一下)




张良:别这样。矫情得我牙酸。优柔寡断,你们这样,上什么战场。




刘邦:可是你哭了。




张良:我没有。




韩信:你哭了。




张良:我没有。




end.






询问炸策划途径。


也许有一天,韩信也会重做,然后西汉组全员图鉴hhhhhhhhhhhhhhhhhhh

一个脑洞

刚生物课无线脑补:一个出同人本的小社团“西汉三傻组”,脚本刘邦,画手韩信,主催张良。出的本子是王者同人。期间发生了你要我们交稿我们就先来嘿嘿嘿的故事……
好想写,懒……

草稿纸是我的克星,一用草稿纸就会情不自禁地画起来……这只跳跳是完全按照记忆中的样子画的,实在没用过几次跳跳啊orz还老写错字……求不嫌弃……